丝瓜小草莓app手机版

() 接下来几天宋廷深都在为离开做准备,学校那边还有医院这边,手上的病人也要好好交待清楚。

好在郭湘和安泽瀚还在,安泽瀚虽然要考研也不是马上就走。

医院这边虽然觉得惋惜可也不能拦着别人进步。

宋廷深说了如果这边有需要,只要他有时间一定会回来,帮忙做几台手术还是可以的。

郭湘他们就忙着联系饭店给宋廷深开欢送会。

虽然不舍得,但更为他高兴。

到了周六,傍晚下班,大家都没回家,一起到预定好的饭店为宋廷深送行。

一起的还有肛肠科的张主任、急诊的章医生还有妇产科的吴医生,几个比较熟的医生。

酒菜上来,安泽瀚为大家倒了酒。

“我就不要了。”章医生捂住杯子,“万一急诊那边有事我还得回去。”

大家都是医生自然是理解,也就没有劝。

给章医生倒了一杯饮料。

火车站台前爱摄影的清纯美女

张主任站了起来,“这次宋医生要去京城这是好事,我们虽然舍不得但更为他感到高兴,我们大家一起举杯,祝宋医生此去一帆风顺,前程似锦!”

“祝宋医生前程似锦!”大家都举杯。

“谢谢大家!”宋廷深很感动。

大家都喝了一口坐下。

“听说京城医科大学是国内最好的医学院,这次宋老师是去对了……”

“是啊,我们羡慕都来不及呢。”

“而且肿瘤医院也是新成立的,都是最好的设备……”

“工资也能涨一大截吧?如果我也能去就好了……”

“妍妍也可以去京城读书,我家闺女羡慕得不得了。”

大家热烈地讨论宋廷深今后可能的生活,他静静地听着,脸上是淡淡的笑容。

突然“咚咚咚”包厢的门被人猛烈地拍打起来。

“谁呀,这么冒失?”

门一下被推开,林光荣气喘吁吁闯了进来。

“师母不好了,师父出事儿了!”

“什么?”郭湘腾得站了起来,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今天师父去油田,遇到井喷事故,井架倒塌,师父受了重伤……”

“是不是送到我们医院来了?”章医生急忙走了过来。

“是……”林光荣边喘气又边摇头,“不是,是送过来了,可是医院说根本没法治,又用救护车送走了……”

“什么?”郭湘如遭雷击,脑中嗡嗡直响,没法治?

“我们医院都救不了?”章医生大惊失色,“那肯定是转送省城医院了,郭湘你别急,我马上打电话问一下。”

大家都围了过来,安慰郭湘一定会没事。

郭湘迅速拿起自己的包,“我要去省城!”

“等章医生回来再问清楚。”宋廷深说了一句。

很快章医生就回来,“是送省城去了,哈市人民医院,听说是钢钉扎进脑袋了……”

大家都大惊,钢钉入脑,那多危险啊。

郭湘脸一下变得煞白,抓起包就往外跑。

“师母,等等我,我和你一起去……”林光荣追了上去。

“这……怎么会出这种事……”张主任扼腕。

“郭湘她……”安泽瀚一脸担忧。

“我去打个电话,哈市医院我有同学。”宋廷深说道。

郭湘飞奔到自己的车前,拿出车钥匙,可是手一直在抖,怎么也插不进去。

“师母,我来……”林光荣握住郭湘的手,她的手像冰一样冷。

他拿过钥匙,“我来开车,我学过。”

郭湘的眼泪一下滚落下来,看向林光荣,“光荣,你师父他一定不会有事的,对吧?”

林光荣鼻子一酸,“是、是,一定会没事儿的,师母你别担心!”

林光荣把失魂落魄的郭湘牵到副驾驶把她按坐下,给她绑好安带。

“师母你放心,师父是有大运气的人,一定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一定不会,他也在心中安慰自己。

坐上驾驶室,插进钥匙发动汽车。

林光荣深吸了一口气,虽然学过开车但驾照还没拿,太庆距离哈市只有一百多公里,很快就到了,一定不会有事。

他看了一眼边上魂不守舍的郭湘,她现在这状态更不能开车,只能靠自己了。

汽车稳稳开了出去,郭湘双手紧握,身体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,脑中出现各种顾振南受伤的场面。

钢钉入脑,钢钉有多长多大?入脑多深?现在的医疗条件这么差……

越想就越担心,恨不得马上飞到顾振南的身边。

“光荣,开快一点。”郭湘催促。

“师母……”林光荣看了郭湘一眼,她的眼圈泛红,一脸惊惶,心下不忍,点点头,“好!”

油门踩下去,车快速往前蹿。

好在是晚上,路上人不多。

“快点,再快点!”郭湘心急如焚。

“师母……”林光荣担忧地看了郭湘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。

脚下踩着油门,但还是尽量控制着速度,不能太快,万一这边出事怎么向师父交待。

开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到哈市,直奔人民医院。

到了急诊,看见机械厂的车间主任章主任在那里。

“小郭,你来啦?”章主任见到郭湘忙迎了上去。

“振南呢?”郭湘急问。

“已经送进手术室了!”章主任说道。

这时手术室有护士出来,郭湘连忙抓住人,“里面怎么样了?”

“手术刚刚开始!”

“我能不能进手术室?”郭湘焦急地问。

“当然不行!”护士奇怪地看了她一眼,哪有病人家属进手术室的。

“我、我也是医生,我是太庆人民医院的医生。”郭湘急急说道。

“那也不行!”护士果断拒绝,“你们病人家属都进手术室,医生还怎么做手术?你别在这捣乱了!”

“你什么态度!”郭湘一下怒了。

“师母、师母,别担心,已经送进手术室了,医生一定会尽力……”林光荣急忙拉住郭湘,把她按坐在边上的椅子上。

“师母,你别冲动,这里的医生也一定会尽力的!”

郭湘知道,她知道啊,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,她很担心,她害怕,她想亲自去看看。

这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医生跑了过来,“你是郭湘?”

“我是……”郭湘站了起来。

“我是宋廷深的同学,你可以叫我任医生,你放心,我们这边接到通知已经派了最好的脑科医生过来,病人一到就进手术室了……”

“我能不能进去?宋老师给你打过电话你一定知道,我也是医生……”郭湘握住任医生的手乞求地看着他,眼中含着泪,“可以吗……”

“这……不符合规定……”任医生为难。

“我就在一旁看着,我不插手,我就看看……”郭湘声音哽咽,眼圈红了起来。

“我去问问吧。”任医生有点于心不忍。

他也听说了顾振南的事,听说挺危险的,万一出什么事,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……